Sunday, July 19, 2009

ღ爱的别名叫感恩ღ

当爱情被播种到婚姻的土地里, 爱情一定会有一个破壳变形的过程, 直到它化为别名,长出一棵叫“感恩”的树。 在毕加索钟爱过的女人中,有一位他最迷恋的, 他给她的魅力评价是“充满活力的懒惰”。 我一直认为这个说法有点蹊跷,直到我认识青。 青是那种对老公的宠爱很受用,而从不会被宠到得意忘形的聪明女人。 青的勤奋在她喜欢的文字和书籍中, 而作为妻子,她是一个“充满活力的懒惰”女人。
她好美食,好玩,机智幽默,从不唠叨,不操心,也从不挑剔。 她第一次看到她的新房子, 是在装修好了,家具都摆设齐全,带着保姆住进去的时候。 她说:我对一切都满意,除了感恩,就是快乐享受。
她感谢老公不计较她懒惰,感谢老公喜欢在家里独揽大权。 老公的宠爱,她安心享受,但从不觉得是应该的, 她说,婚姻的字典里一旦有了“应该”,爱就变成贪得无厌的索取, 一切乐趣就没有了,即使天天享受呵护,也只有不满足。
隽则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女性中的一个。 她是从天昏地暗的热恋走进婚姻的人。 也许是太爱一个人,恨不得给他超五星级的待遇。 在恋爱中燃烧了几年的忘我服务的热情,在婚姻里继续燃烧。
然而,灰烬终于高过了火焰,有一天,爱火似乎熄灭了。 隽突然觉得老公应该给她超五星级的待遇了。 如果某天她晚一点回家,进门发现老公又忘了给她泡茶, 她就觉得她得到的爱没有她付出的爱深厚细腻。 慢慢地,隽发现她要得越多,快乐越少,反而不如以前“盲目”付出幸福。
而且,她的先生甚至害怕喝她习惯为他泡好的茶, 他会说:“我怕欠你的。” 好在隽是个聪明女人,她开始反省。 她发现,她操持了家里的琐碎, 而老公给她的是家庭经济的保障和心理安全感, 是所有大的事情上的决断和对她的纵容。
她忽然觉得那份婚姻、那个男人值得感谢。 她甚至感谢他在找不到内衣的时候一遍遍呼唤她, 感谢他很陶醉地享受她泡的茶, 感谢他在她看不惯上司狭隘的时候,对她说,不想忍受就立即回家。 她想,她之所以能够保存自己的灵性自由自在地活在琐碎的快乐中, 以一个女人的感性方式恣肆快乐,就是因为那个爱她的男人。
是的,当爱情被播种到婚姻的土地里, 爱情一定会有一个破壳变形的过程, 直到它化为别名,长出一棵叫“感恩”的树。 如果感恩树的成长彻底剥离了“应该”的硬壳, 剩下的就是开花结果,天长地久。

1 comment:

  1. 你写得很好啊~~ 加油!

    ReplyDelete